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365be体育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医生锦旗 >

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无弹窗, 贱卖店铺

时间:2021-07-24 00:00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点击:
两人谈了许久,沈大哥答应去做沈落的思想工作,但有没有效果他不敢打包票。 五号那天,白梦蝶信守承诺,来到了一家高档粤港餐厅和陈景词以及她男朋友见个面。 她是准时到的,却
两人谈了许久,沈大哥答应去做沈落的思想工作,但有没有效果他不敢打包票。

五号那天,白梦蝶信守承诺,来到了一家高档粤港餐厅和陈景词以及她男朋友见个面。

她是准时到的,却没见他们俩的人影,于是给陈景词打了个电话,问她是不是把这码事给忘了。

陈景词在电话里道:“怎么可能忘,大家正在来的路。”

白梦蝶以为堵车,没放在心,安静的坐着等。

陈景词一挂断电话,就催促她男明友道:“你快起床吧,我小嫂子已经到那儿了。”

她男朋友昨天晚和朋友在酒吧里嗨了一夜,一直到凌晨五点才睡,还没睡饱就被掀了被子,很是不爽。

一面不情愿地从床爬起来,一面指责她太会折腾人了,大过节的都不让他多睡一会儿。

在陈家骄横跋扈的陈景词,这时像个小丫鬟似的不顾羞涩的伺候他穿衣洗漱。

好不容易等男朋有收拾整齐了,这才下楼。

男朋友的妈妈就坐在客厅的沙发,见了自己儿子责备道:

“景词约你出去玩是给你面子,你还拿乔!我跟你说,你要给景词气受,看我不打你!”

陈家比她们家有钱多了,陈家二小姐看中她儿子,她求之不得,自然拼命撮合。

陈景词的男朋友闷闷地嗯了一声,便和制作锦旗感谢陈景词出了门。

白梦蝶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,陈景词才一脸歉意的带着一个高大的男孩子来了。

白梦蝶打量着那个男孩子,虽然长得很帅气,但是眼底一片青色,一看就是经常熬夜。

白梦蝶对于那种勤奋工作或者学习而经常熬夜的人深表敬仰。

可是对于这种为了玩乐而熬夜的纨绔子弟她内心是鄙视的。

不是仗着含着金汤匙出身,这些纨绔子弟哪有资本挥霍人生!

陈景词先抱歉来晚了,然后给她先容她的男朋友宋颖。

宋颖见了白梦蝶眼睛亮了亮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他虽然是纨绔子弟,但从不会抢熟人的女朋友,更何况这个熟人还是陈子谦,他根本就惹不起。

寒暄过后,宋颖礼貌的让白梦蝶点餐。

白梦蝶说她不挑食,什么都吃,让他们点。

陈景词立即头凑头的和宋颖一起点菜。

凡是她点的菜全都被宋颖嫌弃,白梦蝶看得出来,他嫌弃的不是菜,而是陈景词。

因此故意道:“怎么办?景词点的菜恰好是我爱吃的。”

宋颖这才作出让步。

吃饭时,陈景词委曲求全,百般讨好,可宋颖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她,对她冷言冷语。

白梦蝶看不下去了,饭都没吃完,借口有事,先走了。

过后陈景词给她打电话问宋颖怎么样。

白梦蝶直言不讳的指出,她男朋友不喜欢她,让她及时止损,和宋颖分手。

可是陈景词非要一条道走到黑,在电话那头握拳:“只要我功夫深,铁杵就能磨成针,哪怕是块石头也会被我捂热的。”

白梦蝶劝了半天,见陈景词不听,只好无奈的挂了电话。

傻姑娘们总是以为自己一腔赤诚能感化渣男,殊不知,渣男对你没真心,怎么捂都捂不热的。

过完国庆节,白梦蝶一学,万家红就紧紧抱住她,告诉她,她这个国庆节又赚了一万多。

她和她妈妈弟弟全都认为她能赚这么多,全靠白梦蝶。

如果不是她指明赚钱的方向,她们家可能现在还在贫困线挣扎。

白梦蝶不喜欢揽功,再说她的确没有什么功劳。

实事求是道:“一切都是你努力奋斗的结果,跟我关系不大,不用这么感谢我。”

万家红想请她和另外两个好朋友去吃饭,白梦蝶让她先记下这一顿饭。

等她在江城买了房子再请她们吃大餐,现在她们家住的房子太小了,去吃饭连转身都难。

白梦蝶说这些话时丝毫没有看不起的意思,就是想鼓励万家红再继续努力一把。

如果不抓住这个时机网店生意好做挣到买房的钱,等以后网店多了,竞争激烈了,再想挣大钱就难了。

万家红握拳:“那我争取在大四毕业之前一定要买到房,不然这顿饭没法请。”

到了教室,白梦蝶看见雷杏穿着一条品牌裙子坐在教室里和同学们有说有笑。

看来她的网店也挣到钱了,不然买不起一万多块钱一条的裙子。

雷杏见她在看她,甩了一个大白眼。

那眼神分明在说:别以为就你穿得起一两万块钱一件的衣服,我也可以!

白梦蝶淡淡一笑,收回目光。

你靠自己的双手穿再贵的衣服都值得别人敬仰。

雷杏见她这种态度,好像一拳打在了软棉花,一点都不得劲。

卢绍玲跑到雷杏面前给她做思想工作:“你看看你,有点钱就买豪侈品包装自己,你这样太爱虚荣了。

你忘了之前就是因为爱慕虚荣,所以才会被人搞大肚子。

难道还没接受教训,还要重复以前错误的老路吗?你这样对得起谁?”

本来那件丑事已经慢慢淡化了,可是被卢绍玲当众提起,不少男生看向雷杏的目光充满鄙夷。

雷杏的脸刷的一下红了,心里气愤,却不好当众和卢绍玲吵。

她身有黑料,硬气不起来,吵下去只会更丢脸。

卢绍玲洋洋得意。

宫雪琴附在白梦蝶的耳边道:“我算是看明白了,卢绍玲哪里是给别人做思想工作,分明就是想让人家难堪,突出自己是个正派的女孩子。”

白梦蝶没说话,因为她找不到准确的言语去形容卢绍玲这个奇葩。

下午放学之后白梦蝶就回到书香苑的家了,第二天学时,宫雪琴告诉她一个劲爆的消息,卢绍玲被人套麻袋打了,而且打得很惨。

她说是被雷杏打的,学校正在调查雷杏。

午第三堂课,雷杏来课了。

一下课,她的几个好朋友把她团团围住,问她学校调查的结果怎样。

雷杏挑衅的瞟了一眼卢绍玲:“我昨天晚有不在场的证明,怎么可能是我打的她?

她在学校的仇家这么多,想要打她的人多了去了,怎么也轮不到我。”

卢绍玲气得冲来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:“就是你打了我,不是你本人也是你请人来打的我!”

雷杏的一个好朋友把她推开:“道德婊,麻烦你拿证据说话,如果没有证据,请闭你的臭嘴!”

一个路过的女生冲着卢绍玲翻了一个白眼:“一天到晚劝这个分手,劝那个分手,拆散一对是一对。

结果有仇家冒充是男孩子要跟你约会,你却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,忙不迭的跑去,却被人套了麻袋,真是可怜!”

卢绍玲被怼得脸红脖子粗,说不出话来。

很快就到了星期五,下午放学之后白梦蝶便开车回家。

路过香飘飘小吃店时,只见大门紧闭,心中有些差诧,这是关门大吉了?

回到家里问田春芳:“妈,香飘飘小吃店怎么关门了?”

她学那天从香飘飘小吃店门口经过,虽然生意跟他们家的小吃店没法比,但也过得去,怎么说关门就关门了。

田春芳用嘴巴努了努帮她往饭厅端菜的白爱国:“问你爸,他最清楚。”

白梦蝶洗了手,在饭桌前坐下,一边吃饭一边问原因。

白爱国告诉她,香飘飘为了和他们家恶意竞争,香辣小龙虾和香辣小田螺卖价都比他们家小吃店的价格低不少。

可是又想利润大,于是铤而走险,进的小龙虾基本都是死虾,当场就吃翻了好多顾客。

白爱国说起当时的场面还心有余悸:“你不知道,当时至少有三四十名顾客躺在地抽搐吐白沫,非常吓人。

这一整条街的店主都顾不和他们家的恩怨,全都参与到救助当中来。

当时救护车都来了三四十辆,把整条街都给堵得水泄不通,交警都来了不少,给那些救护车开辟生命通道。”

&nb生日锦旗sp;白梦蝶惊呆了,三四十名顾客吃出事了,这可是大事件。

“那后来那些吃出事的顾客脱险了没有?”

“有一部分已经脱险了,但是还得住院治疗,还有一部分中毒太深,引起急性肾衰竭,正在做血透,至于抢不抢救的过来医生现在还不能下结论。”

白梦蝶特别同情那些顾客,人家只是来消费,却没想到竟然搭了自己的健康,甚至生命。

“给那些顾客治病的钱是香飘飘出的吧,香飘飘这得赔破产吧。”

白爱国不屑道:“哪怕赔得连裤头都没有,那也是他咎由自取。

谁要他不把顾客当一回事了?谁要他不本本分分的做生意,非要恶意竞争的!”

田春芳在一旁道:“我看哪,如果不是怕坐牢,香飘飘小吃店的老板是绝对不会管那些顾客的死活的。”

这个白梦蝶相信,香飘飘小吃店的老板长得那么刻薄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白梦蝶一家在议论香飘飘小吃店的无良老板时,真正的幕后老板吴文才急得像热锅的蚂蚁。

锦旗在什么地方制作已经卖了好几个月的死虾,就没吃出过问题来,可这次吃倒了三四十顾客。

其中有一半顾客吃成了重症病患,这些重症病患每个人至少得花五六万才有可能脱险。

后期的营养费和精神赔偿等各种赔偿,恐怕每个人没有四五万下不了地,这还不算另外一半非重症病患。

这林林总总加起来,没个两百万打不住。

这些钱他不敢不赔,否则就得去坐牢。

他们家土地征用,房屋拆迁的五百万钱款,为他治病为他安装假肢,被他折腾掉的,已经花去几百万。

现在这一笔天文赔偿金他是不敢找家里要的,即便要也要不来。

他只有把手的香飘飘小吃店卖掉才能拿出钱来赔给那些中毒的顾客。

可是房产在中介那里挂了一个多月,连看房的都没几个。

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看房的,一听说他家小吃店出过事故,立即走人。

吴文才急等着用钱,只得降价,可是降价一成仍没人买。

这样又过去一个月了,警察来通知他,如果再赔付不到位,就要抓捕他,然后移交法院,判他的刑。

即便判了刑,该赔付的一样不会少。

吴文才好歹是个广东人,有着广东人的精明,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人财两失的事发生?

因此果断异常的把房产价格又降了一成,相当于白菜价抛售,他就不信这么低的价格,还招不到买主。

然而,看房的不少,买房的没有。

吴文才走投无路,正准备向父母求救时,白爱国父女在中介的陪同下前来看房。

因为事先都不知道对方是何许人,所以双方见面,白梦蝶和吴文才全都大吃一惊。

白梦蝶一直以为香喷喷小吃店的老板是她所看到的那个店长,没想到真正的老板居然是吴文才。

而吴文才听中介说有人来看房,并且买房的意向比较大,激动的什么都没问就来店里等着,没想到等来的是白梦蝶父女。

最初的吃惊过去之后,白梦蝶坦然处之,对方愿意卖她就买,对方不愿意卖她就不买。

仇人又怎样?生意照做。

吴文才根本就不想把自己的门面卖给白梦蝶父女两个,可是不卖给他们又没人买。

白梦蝶是他和白洁的仇人,即便把房产卖给她,也不可能便宜她,因此就地涨价,把房价往提了一成,只比市场价便宜一成。

中介像看智障一样的斜眼看着吴文才,好不容易来个想买房的客户,他居然唱这么一出,早知道他是个变态就不接他的单子。

白梦蝶知道吴文才不想便宜自己,冷冷扔下一句话:“低于市场价三成的价格我才会买,你想好了联系我。”就和白爱国离开了。

既然他不想便宜她,那她非让他吃大亏!

在背后推波助澜,推动舆论进一步唱衰吴文才的房产,这样一来就更没人想买他的房产了。

吴文才和白梦蝶杠了,打电话向父母求助。

家里的钱被吴文才折腾的差不多了,吴爸爸吴妈妈手只剩下一百万的养老钱,说什么都不会给他的,宁愿让他去坐牢。

吴文才只得按照白梦蝶的价格把三间店铺贱卖给了她,这时已经到了十二月中旬了。

一买下香飘飘小吃店,白爱国就叫了祁师傅的妻弟开始装修,争取抢在春节前开始营业。

陈子谦也是直到这时才知道原香飘飘小吃店的真正老板是吴文才。

这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香飘飘小吃店处心积虑的要抢香喷喷小吃店的生意,原来是吴文才想整垮白梦蝶家的生意,只可惜自不量力。

他挺佩服吴文才,为了给白洁报仇,哪怕自己断了一条腿都要拖着残疾的身子暗害白梦蝶,他对白洁的这份爱可歌可泣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